annlwj

【盾冬】第三类报告(连载30)—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

晒豆酱:

目录:


上一章    首章    下一章    




正文:


Wanda没有和小队汇合,而是直接来了。


谢天谢地,脑震荡并没给Pietro留下后遗症,他受伤的脖子也好了,已经恢复成一头精神焕发的小猎豹,叼着身后又粗又蓬松的黑环尾巴在车顶上翻肚皮、晒太阳。


“抱歉我来晚了,没赶上Pietro兽化。我妹妹今早状况不太好,她又做了噩梦,昏昏沉沉梦到了那场车祸……哭了好久,她想要妈妈……可能还发烧了,我先把她送到了社区医院,家庭医生保证下午四点前可以安排她留在那里。”Wanda绞着手指头说,神色紧张。她的队长拿着望远镜眺望市南,一动不动的样子让她更慌张了,一说起话就没完没了,像只花栗鼠,越解释越多。因为Steve不喜欢小孩子,更不喜欢自己的下属被小孩子绊住脚。


他总是很讨厌小孩子。


“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。以后我会追上进度。”Wanda歪着头,十分抱歉地看向Pietro。作为弟弟的搭档她不是第一次迟到了,好在她的队长不算铁石心肠,经常替Pietro准备好兽化的一切必需品。


Pietro看向她,发出两声连续的短叫,很像野生狸猫。但这也没有办法,猎豹属的吼声不具备威慑力,只能担任侦查工作。在姐姐的小腿边亲昵一番之后,Pietro朝侦查目标——一栋十分不起眼的白色二层别墅绝尘而去。


“队长。”Wanda拍了拍Steve的肩,在她眼目中坚韧耐劳的人非他莫属,“今天的迟到我很抱歉。这次行动我们的任务是什么?还有……其他队员呢?”


Steve转过那张英俊无比的脸,左眼眶被揍成一圈淤青,像个加勒比海盗眼。“人差不多齐了,Sam和Peggy马上就到,Loki和他的搭档会作为你弟弟的后援,避免有其他属的兽化人偷袭。Natasha和Clinton在我家里……”


“为什么要在你家里?”Wanda用手碰了下Steve的鼻子,疼得他下意识一躲。


“因为、因为我拜托他们和Barnes的表弟一起……保证他的安全。那个,事实上是他出事了。”Steve摘下望远镜,鼻子上的瘀血凝结告诉所有人这个伤发生在24小时之内,“Bucky被我气到冬眠了,脸上是他弟弟和Natasha揍的。”


 


猎豹奔跑的时速是猫科第一名。Pietro一路沿着阴影隧道飞驰,他有尾巴帮助保持平衡,尽情地拉长背肌一跃而起,下一秒精巧地收拢四肢,快到连影子都追不上他。不知不觉他已经把身后的美洲狮甩下了。


不光是Steve,为殉职同事讨回公道的种子也埋在了Pietro心里。


因着体型关系,猎豹属的警员大多数结伴出警,关系相当密切。他们有世界巅峰的奔跑速度和灵巧度,却依赖于血液沸腾的黄金60秒。在雄狮、虎或者鬣狗群面前,再勇敢的猎豹也只有一条活命的路,那就是跑。


跑,跑,跑。


跑就是猎豹的本事和宿命。Pietro对受伤那晚的惨烈状况记忆犹新,经常是一闭上眼睛就想起来。这个爱笑爱闹、爱听音乐打游戏的新进警员在那一晚见识了黑暗,触摸了死亡,一夜间长大了。


队长因为自责把责任挂在自己身上,可Pietro却时时记起那种心脏濒临爆裂的灼热感。猎豹属警员的小队接到了假消息,天黑后被兽化鬣狗群攻。训练有素的警员朝高地分散攻击力,但无奈鬣狗数量过于庞大,Pietro只能听着自己的队友一头接着一头被追杀。


他的血液在四肢中烧开,像酒精一样。从他分化以来就酷爱奔跑,但那晚,Pietro第一次体验到奔跑的感觉竟然是疼的。


这一刻所有的猎豹都不是在跑,是在逃命。不顾死亡上限的恐吓,朝着生的希望而逃。


现在他迎风站在侦查区域的视觉死角,低伏着肩颈,仔细辨识被风吹来的气味混杂了几个人类。不管这场阴谋的背后是血清部门还是什么人,Pietro希望他们能付出同样的代价。


 


“小子,你跑得太快了!”那头新来的美洲狮几分钟才跟上来,朝地面嘶吼几声,使劲在Pietro的黑环尾巴上拍了一爪。


Pietro只感觉自己尾巴一疼,回过头动了动耳朵,耳背紧紧贴着毛发。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,侦查时不应该发出任何声音。


“别紧张,小不点儿。”Loki是美洲金猫属,他的身型压过来比小猎豹高一头,影子完全把Pietro遮住了,“潜入这一行我干得久了,门口有一个男人把守,趁你与他周旋的时候我从树上跳进去,或者我先进去,你替我把门。”


“为什么是你进去?”Pietro躲着太过亲昵的同伴,他的声音又细又小,出声时鼻腔两侧像法令纹般的黑色花纹也跟着动一动。


“因为小猎豹没法打架啊。在被撕碎之前,我逃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Loki用猫科动物的方式表示信赖,顺着Pietro耳朵上毛发的方向舔了舔,再舔了舔脑门儿,把猎豹圆鼓鼓的头顶舔塌了一片。


“好了好了!别舔了!快行动!”Pietro烦躁竖起背毛,他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脑门儿被舔了。


Loki的潜入技巧一流,不费力气就上树了,抓树皮的时候不仅没发出声音,连木屑都没落下,一看就是个跟踪老手。一分钟之后他找到了最佳着陆点,压低身高伏在一根结实的树干上,尾巴贴着树皮垂下,调整着发力角度。


最后他冲Pietro动了动鼻子,又迅速向后瞥了一眼。Pietro心领神会,知道后面肯定还会跟着他的人类搭档。没过几十秒就听到一阵隐藏的很好的脚步声。但人类再如何也防不过动物,这也是兽化人基因在二战时被创造的最主要的原因。


对于基因的优化改造,人类永远不知足。


 


 


Pietro趴在地上,吻部紧贴地表。他暂时闭目养神,守卫男人的脚步传来震动,足以令他分辨活动目标的时速和方向。新来的虽然和他不熟,但仅凭刚才入室的一气呵成能看出Loki不是吹的,他的天赋加上后天训练足以胜任这类工作。如果不出什么意外,很快就能……


“哐当”一声,意外来了。


白色别墅的二层发出的声音,Pietro迅速判断出是玻璃撞碎的响动。守卫的男人也听到了,令Pietro意想不到的是,他迅速从腰带抽出一把具有绝对杀伤力的真枪,绝对不是普通民宅的保卫规格。


Pietro从藏身之处蹿出来,抬起前肢,后肢发力的同时照准男人扑去。谁料又发生了第二件意想不到的事,被偷袭的男人居然躲过了致命一击——他在地上灵巧地翻了个身,看清身后的刹那露出尖牙。两只人类的手掌着地抓紧地皮,将刚冒芽的嫩绿小草攥碎在手心里。


这状况太过熟悉了,他要兽化了。


Pietro伸直前肢,矫健的身躯向后仰,重心后移,做出一副准备撤退的架势。他刚刚忽略了这种可能,眼前的男人也有可能不是人类,他本身就是兽化人。


被追杀的残影历历在目,同伴的哀嚎让Pietro暂时放弃了本能。他朝前扑去,爪子落在还未覆盖脊毛的人类躯体上,和正在兽化的狼人滚成一团。


那张人类的脸在距离鼻子一寸的地方拉长变形,一旦犬科尖长的吻部化成,在这种距离下对吻鼻过短的猫科毫无优势。


好在这时候黑色的美洲豹及时到了。他的块儿头比Pietro大上几乎两倍,仅仅用体重就能赢过一头孤狼。Sam的前掌不费力气就将Pietro掀开,撂到一边,用自己格外突兀的犬齿和完全兽化的狼咬在一起。


 


“给你这个!”Peggy冲正准备加入混战的人吼道。Thor来不及道谢,接过扔到眼前的电击棒和她冲破大门,朝着二层飞奔而去。尽管Loki总说些不着边际的浑话,但Thor无论如何不想看到他被群狼咬死的惨状。


咬伤也不行。Thor加快脚步,将Peggy远远甩在身后。


“Loki!”Thor几乎用肩膀将那扇门撞碎,破门而入。两头毛色全黑的雄性狼人正和美洲狮周旋,一头已经被Loki咬伤,另一头显然是后加入战局,紧紧拖住Loki,咬住他的后腿不放。牙齿刺入美洲金猫的皮毛里,渗出森森鲜血。


这一幕令Thor的头快要炸掉了。电击棒高压放电打出一个接着一个巨大的电火花,截断式的短棒拉长成棍,在Thor冲过去制服压在Loki身上的那头野兽同时,赶上来的Peggy及时搞定了另外那头受伤的。


两头被电晕的狼,Peggy皱着眉头思考着,有种奇怪的感觉。它们的体型都过于强壮了。


“呜……”Loki的后腿被咬了。他先是蜷伏在地毯上,自己孤单地舔舐伤口,尽管疼得要死。刚才耀武扬威的样子全没了,因为疼痛,喉咙里的声音都尖锐起来。


Thor脱了外套把受伤的美洲狮裹起来,只露一个蔫蔫的脑袋。美洲狮的后肢比前肢要长很多,受伤几率也大得多。


“嗷呜……呜……”Loki把脑袋在Thor胳膊上蹭来蹭去,尽管受着伤,他还是抓紧时间留下自己的气味。Thor摸了他几下,就听到美洲狮的喉咙里有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

“抱歉!是我来晚了!以后再也不会了!”Thor在后兜里掏着什么,拿出几块纯度很高的方糖往Loki的牙缝里塞。美洲狮尽管累到不想动弹,还是勉强卷着带倒钩的舌头把糖块儿咽了。他需要补充糖分。


然后继续蹭Thor的衣服,誓要留下自己的气味。


 


 


“大概情况就是这样。”Steve租了一辆七座的车,作为这个临时行动小组的移动房车。他本想今天亲自上阵,但无奈Natasha用拳头相逼,一方面是因为Steve昨晚被揍得不轻,眼睛都肿了——因为他没给Barnes穿衣服。另一方面是担心Steve受伤之后无人照料Barnes。


“这是我们在二层书房搜到的,够我们消化好几天。”Peggy几乎搬了一个小箱子上来,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实验记录,“Sam和Pietro没有事,在你的车里休息,过会儿让他们来这辆车待着。好笑吧,咱们现在就像个无人支持的落魄小队,物资人资都不够用。”


“是我不够优秀,才让我的下属跟着受苦。除了这辆车,我的车也可以随意使用,车上有足够的水、能量棒和衣服,还有我存下来的药物绷带,让他们变回人之后也待得舒服些。如果骨头实在太疼了就只能麻烦各位,我们的责任就是照顾好他们。”Steve把自己的福特车钥匙给了出去,蹲下来拉起Loki的后腿看。


Loki又嗷呜一声,把受伤的后肢缩回来。他可不想让Steve看,事实上他看到Steve那张目空一切的脸就想踹。


“呃……我没别的意思,既然是在我手下受的伤,又不能让局里知道……我只是想帮他处理一下伤口。”Steve十分尴尬地说,然后把车钥匙塞给了Thor,“……你带他上车去休息,要是衣服不合适先凑合穿,车子你们先用。”


“那你呢?”Wanda用了好半天才消化所有信息。


“我用Pietro的交通工具回去,他的伤刚恢复不久,你们都跟着Peggy坐车。”


Wanda和Peggy不解地互望。“可……可我弟弟是骑山地车来的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Steve又恢复成一板一眼的样子,“先开车锁、再蹬脚架、最后翻身上车,我会骑山地车。”


Loki翻了个白眼,嗷呜一声,干脆载进Thor怀里,打算蹭他个天昏地暗。


 


当Steve骑到家的时候Natasha早就走了。也有可能是Clinton怕自己哥们儿再挨揍,提前把女朋友拉走了。


“这是啥?”Jeremy看着他拉回来的一大箱。


Steve还在思考应该添补些什么药品和能量棒,运动鞋也要多准备几双。往常这些物资都是局里准备好的,现在算是一笔不容小视的额外开支。


“是今天的战利品。我们赶在情报部门前头了,但有队员受伤。”Steve把车停在车库边上,衬衫被汗水完全打透了。


Jeremy蹲下来翻了几下,把箱子轻而易举地扛在肩上。“挺沉啊,还是我来吧。我兄弟今天还是老样子,对了,那个红头发的大姐姐给他剪头发了。”


“什么?!”Steve把车蹬放下,三步并两步跑上楼。他知道Natasha和Barnes关系密切,但如果需要给Barnes剪头发那动手的人不应该是他吗?


Steve毫不客气地认定,自己才是那个和Barnes最最亲密的人。


 


“Bucky,睡得好么……”Steve轻轻掀开被子,里面的人果然还是老样子,闭着眼睛,安安静静地睡得天昏地暗,睡得把整个世界都忘了。Natasha只是简单给他修剪了一下,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
“我们今天比情报科快,收获很大,要是你醒着就好了。Rumlow估计会气到骂人了。”刚才还能骑车三十公里的人一下就没力气了,Steve那颗软硬不吃的心忽地放松下来,在Barnes的头顶揉了好几把。其实他一直记恨着情报科将Barnes除名的事,第五层在出事之后没让他回去,Steve的心里又是庆幸又是憋气。


毕竟他带着Barnes上班那天,Barnes在电梯里摁错了楼层,脸上有着十二万分的慌张。那副做错了事的样子让Steve当时就昏了头,直接塞了个鸡蛋糕给他。


“Pietro也好了,新来的特派员受伤了。”Steve拿过来一个枕头,抱在胳膊底下。他想给Barnes道个歉,在这段关系里自己从来不够坦诚。他想,等他从冬眠醒过来,就把自己曾经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。不再当个精装版的俄罗斯套娃,一层又一层地藏起来。


他可以告诉Barnes,其实自己的童年过得很不好,孤儿院的领养机制让他学坏了。每一次领养家庭的到来都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一天,孤儿们会从前一天就兴奋到不行。大家会准备好自己的小礼物,准备好最干净的笑容,甜蜜蜜地告诉领养家庭自己的名字。


但曾经有过父母的Steve是个绝对的坏孩子。因为他有过爸妈,任何人都代替不了。他想要的不是装出来的亲密,他想要的永远是能包容他所有的感情。


那时候的他因为养伤,长得又瘦又小,却有一颗坏透了的心。兽化人孤儿本就难以送养,大多数领养家庭会直接要求跳过他们。但就在少有的机会来临时,Steve也会故意在领养父母面前发脾气、摔东西,暴露性格中最大的缺陷给他们看,然后冷眼看着那些温暖的笑容从他们脸上消失。


看吧,都是装的。永远没有人像爸爸妈妈那样爱自己了。


就这样一小步一小步走过来,长大后的Steve终于养成了最坏的毛病。每当他汲取了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温暖之后都会万劫不复,在亲密关系里用对方永远最不能接受的方式来相处。就好比Steve明知道养父希望他回家,但他永远都跑出来。他只想确定哪怕不按Fury的意愿来,自己的养父也不会抛弃他,也不会将他拒之千里。


对Barnes也一样。他总想毫不客气地要好多好多。


他伤了他的心,Barnes没有抛弃他,但却被他气冬眠了。Steve把脸摁进枕头里,真想就这样憋死自己算了。


“Steve!你给我过来!别跟Bucky挨那么近!”Jeremy上了楼,就看到那头虎揣着胳膊肘躺在床上,眼神不错地落在自己兄弟脸上。


“我不过去。你会打我,Bucky不会。”Steve不想承认自己对毛茸茸的物体有执念,但他左看右看,真的太想揉揉Barnes的头顶和下巴了。


他又把脸埋进枕头里,真的不能再看Barnes颤悠悠的眼睫毛了。怎么办?太想揉了。Steve要把自己憋死在枕头里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