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lwj

【逸真】一生所爱·拾贰

辣眼睛的小号:

(十二)到底是真正的心爱,亦或是命运的陷阱?


“从灵那边的新消息是,白庭君已出了霜城,如今正朝南羽都而来,大概不过几日,就能抵达南羽都。”


祁阳宫中安神香的气味最重,隐约还有一点花的香气,让易茯苓在听着那人说话时,禁不住微微有些出了神,坐在榻上的人收起手中信笺,仿佛能够察觉到她心不在焉,目光陡然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
“我没事!”


乍然听到他问自己,易茯苓顿时回过神,抬头与那双幽蓝眸子对视,片刻后却像不敢看他,又偏过眼睛低声回答道。


“只是庭君哥哥要来南羽都了……真好,我又能看见庭君哥哥了,我一直很想他……”


风天逸见她总是不看自己,目光微微有些发沉,直到她抿了抿唇再度开口。


“听说……你昨晚吐了血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
昨日傍晚,羽皇在祁阳宫中被雪凛气的吐血,却无可招架的事情,已然在整个朝堂之中传开了。


风刃因此大发雷霆斥责了雪凛,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丝毫没责罚,朝堂之上的大臣们心思各异,都在不断观望着祁阳宫的反应,羽皇却再也没有出过寝宫之中,也未曾再唤过御医来看身体,仿佛是在和摄政王赌气一般,想要逼着他处置雪凛才肯看病。


昨日半夜的时候风刃暗中前来,却在暗室中遇到还未离开的雪飞霜,雪飞霜惊讶万分满脸灰暗,后来婉拒了羽还真陪伴,独自一人回了雪府后没多久,雪氏的暗探就传来消息,说飞霜郡主被雪凛软禁起来,不许踏出雪氏宅邸一步。


风天逸缓缓折起了自己手中密信,想到向从灵正跟着白庭君朝此而来,但是这一次没有他与雪飞霜的大婚,却不知他又是否会做出如前世般的事。


恍惚了许久,他才想起刚才易茯苓的问话,抬头看着她答。


“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……放心,我没事。”


“你……你可是羽皇陛下,要好好保护自己……才行……”终于听到了他的回答,易茯苓仿佛有些羞怯,刚准备接着对他说什么时,又不知为何神色变化,紧接着又茫然无措起来,眨了眨眼睛自言自语,“我怎么说起这个来了,我是想问庭君……庭君哥哥他……”


就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,风天逸只觉眉心突然温热,下意识看向自己身侧不远,放置在榻下的水晶长镜,发现眉心处的那片金羽,霍地开始若隐若现起来。


他心中一动转头去看易茯苓,下一刻便清楚的看到,她耳边花神印记一闪一闪,神色也跟着开始变来变去,一会仿佛是羞怯的少女,又一会仿佛满是担心——


风天逸微微眯起了眼睛,陡然开口对她问道:“你到底是想问白庭君……还是问我?”


“啊?我……”


易茯苓转过头来看他,眼底仿佛闪过光芒,几乎立刻回答他道。


“庭君哥哥……我想问庭君哥哥……”


不等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风天逸只觉眉心开始刺痛,而易茯苓耳后的印记,陡然闪过瑰丽的紫光,易茯苓的表情凝滞了一瞬,下一刻瞬间变为女儿娇羞,垂着头压低了声音回道。


“但是你……你也……”


这一回不等她的话说完,易茯苓就骤然闭上双眼,朝着床榻栽倒不省人事。


眼看着易茯苓倒了下去,风天逸顿时伸出手,将她扶着躺了下来,自己则下了床,低身坐在床边,望着她脖颈上恢复平常,闪烁的星流花印记,目光幽深的抬起手,去触那枚金羽印记。


他本以为这枚印记,乃是有关花神佩的,然而如今看来,这印记非单纯有关花神佩,而是有关于花神——


“陛下,该喝药了。”


正在他思忖之时,脚步声由远及近,带着一个声音传来。


羽还真端着药碗走进来,正对上羽皇幽深眸光,禁不住停下了脚步,看到躺在榻上的易茯苓,露出惊讶之色。


“苓姐姐?这是——”


他的话音还未落下,门外陡然传来急促脚步声,紧接着一道紫影快步而进,反手就将寝殿大门关上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跑到羽皇面前低身行礼。


“陛下!出事了!”


难得看见裴钰这样着急,风天逸顿时眯起眼睛:“怎么了?”


裴钰直起身来,迅速低声回道:“王爷令我传信给您,您千万别出寝宫,雪凛他——”


话还没有说完,外间陡然响起隐约的喊杀声,羽皇抬手止住了他的话,动作迅速的穿上了外衫,又握紧了架子上的长鞭。


羽还真连忙放下手中的药,担心的望着他的背影一会,快步跑到门前看了一眼,发现守在回廊上的侍卫,已然和一群配着甲戈,却不是禁军打扮的人,现下正交战在一起,顿时微微变了脸色道。


“刚才我进来时,还是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
风天逸看着他拉紧大门,侧头向身边的裴钰问道:“雪凛反了?”


裴钰自他将自己敲晕,又莫名其妙回到了风刃身边,帮着摄政王暗中会见羽皇后,已然知晓如今的羽皇今非昔比,早已不是当初离开羽宫时那般,不论手段还是心计都非比寻常,本就尊敬的态度因而愈发恭谨,闻言不曾隐瞒便立刻道。


“是,仿佛飞霜郡主露了口风,被雪凛知道了什么,明明跟王爷商定,等到您让御医诊断,不管最后您身体如何,都说您药石罔治时,才安排雪氏军队逼宫,谁知道还没等御医来,他就忍不住先动手了!”


听到雪飞霜的名字,羽还真朝着两人看了一眼,迟疑了一下没有问出口。


而想到如今还被雪凛关着的雪飞霜,风天逸极轻的叹息一声,猜测雪飞霜应该不是故意的,大抵也是因为话赶话说出来,被雪凛察觉到了什么异常:“皇叔那边情形如何?”


“飞霜郡主可能也是无意透露,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说出来,因而雪凛依旧相信王爷,王爷那边没有出事,且禁卫军都在掌控中,等陛下撑过一时三刻,宫外就能传来消息,这才派属下来禀报陛下。”


听到事情都还在掌控中,羽皇极轻的呼出一口气,握紧了手中的长鞭。


“雪凛人呢?”


裴钰应道:“若是不出意外,一会就该和王爷一起来了。”


“羽还真,立刻带茯苓下暗室躲着,让那里埋伏的人上来,暗室之中有传信口,把这封信传出去,自会有人前来解围。”


羽皇立在原地沉思片刻,霍然侧过身来,一把将满脸戒备,正检查流光飞环的人,拉到了裴钰身边,自袖中抽出一卷密信,指着不远处的暗门道。


“裴钰,你也去。”


裴钰知道他或许有其他安排,因而全无异议的低身应是,刚准备转身拉羽还真离开,羽还真却挣脱了他的手,将密信塞在他手中后,快步走到了羽皇身边,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臂,扬起面容望着他道:“陛下,让裴侍卫叫人就行了……我留下可以么?”


望着那双水色的眸子里,泛起几分恳求之色,羽皇定定看了他一会,察觉到喊杀声越来越近,知道不能再耽误下去,立刻转头吩咐道:“裴钰,带着易茯苓下去!”


裴钰知道这时候不能耽误,闻言立刻走到榻边,将榻上的少女抱起来,羽还真打开暗室大门,望着他走下去之后,立刻将暗门再度关闭,刚回到风天逸身边落定脚步,祁阳宫寝宫的大门,就骤然被人撞了开来。


几个持着长戟的人快步而入,喊杀着朝两人扑来,羽还真担心身边的人,想到他的身体未复,手腕流光飞环弹射而出,刚准备上前的时候,却见长鞭霎时一扫,将几人的武器卷住,一拉一勾令其脱手,自半空之中调转方向,朝着用其的羽人而去。


这一招他曾经见过,是那次在山崖上,风天逸杀死展翼羽人,所用出的招数。


看着风天逸走到身边,把他拉到不远处,侧身仿佛是护着他,羽还真下意识抬起手,摸了摸腕上流光飞环,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笑容。


将二十多个人抽翻在地上,哪怕是武艺高超的羽皇,也开始觉得有些疲惫了,待到他收回了鞭子,耳边却响起一阵掌声,顿时眉眼一动转过头,看向自外间缓缓而进,目光如刀般注视他,上下端详仿佛初见到,满是惊奇神色的雪凛。


“陛下当真是好身手,戏居然演的也不赖,居然这么将我骗了。”


眼看着雪凛一点点挨近,羽还真下意识想上前,却被风天逸狠狠拉住。


他稍稍仰起头来,唇角勾起一丝冷笑,蓦然望着他道。


“雪凛,你欺君擅权,紊乱国政,上违遗诏,下虐生民,如今你竟丝毫不知悔改,竟光天化日之下,逼宫谋害本皇,你可知罪么!”

评论

热度(259)

  1. annlwj胡乱爬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