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lwj

【逸真】错把梅边当柳边(一)

翼心:

武侠AU,身份卖个关子。

反正不看都猜到了。

不能好了。

凑齐七个世界的AU能不能召唤神龙了。

神龙请让我跟张若昀合作一次。




错把梅边当柳边






初遇



羽还真带着师父机枢给的介绍信下山,准备投奔武林世家,白家。

白家人如其名,是武林白道上的第一大家,这届武林大会,盟主呼声最高的,便是白家少主白庭君。

信却是写给白家当家夫人白雪的。

机枢觉得这徒弟从小跟自己在山上,等自己百年之后也不是个事儿,有心放他去历练。刚好年少时跟白雪有一段不可说的往事,方便托付,便遣了羽还真下山。

下山之前羽还真还不舍难过了好一阵,没走几天,就被山外面的花花世界迷的七荤八素,看什么都喜爱。

看谁都是好人。

机枢隐居的山离白家的山庄还有点儿远,羽还真走了五天,穿了两个小城,迷路在另一处山脚下。

不怪他,机枢的地图都多少年了,随便多开出一条路来,他也不知道。

羽还真擦擦汗,觉得渴了也饿了,加紧多走了几步,刚巧看到前面有茶棚的布幡子招摇。

便兴冲冲的小跑过去。

一走近犯了难,小小一个茶棚,一共五张桌子,都坐了人。

“哎呦,客官!”小二殷勤的上来招呼,“您也是去参加武林大会的吧?这季节人多,小店就这么点儿地方,您要歇脚,委屈一下拼个桌吧?”

羽还真从小在山上,不大喜欢和人接触,却禁不住身上疲累,往茶棚里仔细瞧了瞧。

四张桌子边上,都坐满了黑脸大汉,或面上有疤,或背上藏刀,确实都是武林中人。看衣饰不像是同一路的,看来大家也是拼桌的。

最角落的桌子边上,却只坐了一个白衣公子,两手空空没见有什么兵器,脸也是白的透明,唇若桃花。

常行走江湖的,必然一眼看去就知道危险,宁可同类人挤一挤,也不敢去打扰那位公子的。

羽还真身上可没有这经验,开开心心的走到白衣公子身边,边坐边说:“兄台见谅,容我拼个桌。”

那人侧目,挑起一边眉毛看他,表情玩味。

羽还真也看不懂,以为是嫌他,稍挪远了些:“兄台,我就喝口水,吃点东西,马上就走。”

其实他刚还想,这人要是好说话,顺便可以问问路。

现下怎么好像只是坐在他身边,就像做错事了一样,有些怯怯的。

不想那人却展颜一笑,道:“小兄弟不必如此拘谨,随性就好。”

声音好听的像是有人在下雪天里弹琵琶。

羽还真没听过琵琶,也不知自己怎么就有了这猜想,面上却红了起来。

那人只是笑笑,说了句话而已。

如此小二才敢上前,端了茶和面上来。

羽还真接过就吃。

“客官!”小二不及拦着,惊到:“您还没点呢!面是这位公子的!”

羽还真一口呛出来,脸憋的更红,都快紫了。

活像一只被萝卜噎着了的兔子。

白衣公子却没生气,对着小二道:“不妨事,你再做一碗来吧。”

还好心的递了手帕过去给羽还真擦嘴。

羽还真接过,想都没想往嘴上一送,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,很像山上冬天时开的青梅。唇上的触感也是纤细温柔的不像话,这才反应过来,那公子递的是自己的手帕,不是桌上的粗布。

“这,这,”羽还真马上拿开,不安的看着手里,“被我弄油了,对不起。”

萍水相逢,扰了人家的清静,吃了人家的面,污了人家的手帕。

羽还真一时自责的无以复加。

白衣公子却一点儿都没觉得被打扰冒犯了。看着羽还真的样子,觉得开心有趣。他向来荤素不忌,只想抱他在怀里逗弄把玩,面上还得不露声色的。

“你也是要去武林大会的?”他开口问。

“嗯,是!”羽还真也没多想,“师父让我去投奔白家!”

“白家……”对方若有所思。

“敢问公子可是也要去武林大会……”羽还真壮着胆子发问,他如此冒犯了这人,却还是隐隐的想与他同行。

“嗯,我是要去的,小兄弟若是没个伴儿,不如同行吧。”说着又是一个微笑。

“真的!”羽还真不能更开心:“在下羽还真!多谢公子!”

“嗯,”小二端了面上来,白衣公子让开身,“我叫风天逸。”

他声音不大不小,有份儿听到的众人喝水的掉杯,吃面的折筷,闲聊的全部噤声,好不热闹。

羽还真却没察觉到,一边低头吃面,一边偷瞄白衣公子拿筷子的手。

觉得风天逸这个名字真好听。



Tbc


好好的不完结打个Tbc。

先看个闲吧。

更新看灵感和心情了。

您没理解错。

风天逸就是去武林大会找麻烦的。

评论

热度(193)

  1. annlwj翼心 转载了此文字